普门【生命关怀】活出自我生命的价值

218 浏览

人生如戏,你是否能「自在面对死亡,真诚拥抱生命」?回顾生命匠人们如何用故事叙述他们的历练与面对生离死别的磨砺。

报导、摄影/温薇薇

由马佛光文化、马来西亚佛光山、国际佛光会马来西亚联合会中马协会主办的「2023生死论坛」,于7月16日圆满举行。孝恩集团的5位生命匠人在「渡人是一种能力,渡己是一场修行」的讲题分享中,各自叙述他们如何圆满每一个家庭最后的委托,同时看见自己。

赖德财因女儿的一句话,让他坚持在渡人的路上继续走下去。

大体火化师赖德财在「缘、殓、殡、葬、续」五大服务层面中,承担「葬」的任务。虽然他每次都在重复同样的工作流程,但并没有因此减退他的工作热忱。他依然坚持在细节和卫生上一丝不苟,在待人处事及处理大体方面尽力而为。对他而言,能够将逝者摆渡到彼岸,是他对逝者最大的尊重。

即便身边的朋友轻视他的职业,尽管他的学历不高,但他知道走在这条生命路上,他并不是孤身一人。「2016年4月12日,在我生日的这天,太太带着孩子到我的工作室参观。在看完整个火化过程后,女儿泪眼婆娑地对我说:『爸爸,你这份工作很伟大。』这句话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生日礼物,让我能在渡人的路上继续走下去。」

郭思彬通过自身的生命故事,希望大家能友善地善待每一个哀伤。

心理辅导师郭思彬在人生中经历过不少的失去。7岁丧母的他由阿嫲一手带大,在成长过程中,当他感觉死亡没再这么靠近自己,当他认为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跟阿嫲在一起,他选择将许多时间花在朋友圈里,直到他念初中的某一天突然接到阿嫲过世的消息。当他抵达阿嫲的灵堂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,家里的一个长辈对他说:「哭什么?阿嫲还在的时候,你不来;她现在走了,你来还有什么用?」这句话让他心如刀割。

踏入社会工作6年后,他加入了殡葬业,2021年8月,父亲突然因新冠肺炎离世。由于需要遵守政府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,他无法瞻仰父亲的遗容,也无法为父亲操办完整的葬礼,这让他觉得自己被剥夺了好好道别的空间。从陪伴者变成丧亲者,让他体会悲伤没有一定的方程式,我们可以善待每一份悲伤的存在。

论坛的第二场讲题是由马来西亚临终关怀推手冯以量硕士主讲「死里看生—最好的告别」。他从一位17岁女孩——映妃的告别会,告诉大家如何让离去的病人得到善终、让活着的家属得到善生、让彼此的关系得到善别。

冯以量以一位17岁女孩的告别会,告诉大家如何让离去的病人得到善终、让活着的家属得到善生、让彼此的关系得到善别。

他分享的视频主要围绕在一个房间,里面有爸爸、妈妈、妹妹、弟弟,还有在床上沉睡中的姐姐(映妃)。视频中妹妹在父母的陪伴下,把手轻放在姐姐的肩膀,向姐姐道歉过去曾跟她顶嘴;感谢姐姐教会她很多事;也跟姐姐说「我爱你」。这时候,爸爸轻抚妹妹的背部,谢谢妹妹做他的女儿,也感谢姐姐做他的女儿,肯定姐姐的优秀。妈妈及妹妹这时把手放在爸爸的肩膀上,以示支持。爸爸接着转头感谢太太的付出,并希望下一世,太太能再成为他的妻子。听到丈夫的告白,妈妈已泣不成声,与丈夫紧紧相拥。

接着,一直照顾姐姐的妈妈,坦言姐姐其实一直是她的守护者。失去姐姐的妈妈哭喊道:「以后我怎么办?」爸爸、妹妹和弟弟都抱着妈妈,妈妈要求大家把她抱紧,她喜欢这种大家紧拥在一起的感觉。由于哀伤压抑得太久,让妈妈哭得脸颊和双手麻痹,这时一直在家人后方走来走去的弟弟懂事地端了一杯温水给妈妈,过后妈妈双手交叉在胸膛说:「我感觉到姐姐在抚摸着我的脸。」一阵子后,妈妈睁开双眼直言心情平静很多,然后转头谢谢家人们给予的爱,她承诺会照顾好自己,不会让自己倒下,因为这个家需要她。

「有些人活着,心已经死了;有些人死了,却还有人念着。」映妃的身教示范告诉我们,她的生命没有遗憾,而且她也相信每个人要怎么活着,以及怎么结束自然有它的意义。说完映妃的故事,冯以量请现场的观众问自己,总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开人世,我们可以留下什么给珍惜我们的人?他说:「请照顾好我们自己的悲伤,同时允许他人的悲伤与自己不一样。我希望每一个离开的人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善终。在他离开的时候,可以跟家人,跟所有他重视的人,好好告别。」

出刊日期:01-08-2023

** 如需引用或分享普门的内容,请注明出处,并附上原文的链接。

欢迎大家分享